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新加坡外籍劳工税未来两年全面上调
2013年6月19日 阅读1750次 

  新加坡人力部将在未来两年全面上调外籍劳工税,企业在聘请持有工作准证和S准证的外籍员工时,得多支付20元至400元不等的外劳税。这除了能减缓外籍员工增长,也将促使企业减低对人力的依赖,争取以生产力为基础的高素质经济增长。 

  继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尚达曼前天在公布新财政预算案时宣布上调外劳税和收紧外劳比率顶限后,人力部昨天公布相关新政策的详情。 

  这轮外劳政策收紧根据不同行业的生产力水平和对外劳的依赖而定,建筑业外劳税增幅最大,服务业则在外劳比率顶限收紧方面受到最大影响。这两个领域的生产力较低,建筑业生产力过去七年平均每年只增长0.7%,服务业平均每年下跌0.4%。 

  新加坡人力部代部长陈川仁昨晚在面簿发表短文说,很多雇主向他反映人手不够,他也理解中小企业的着急,然而过度依赖人力的现状不能继续。 

  他指出,这些经过深思熟虑并有选择性的人力削减对企业而言“痛苦”,不过在促使依赖大量人力的企业重组、改变运作方式和提升生产力时,这些都是“必要的”。 

  此次收紧外劳政策,不仅是要用本地人取代外籍员工,更是要让整体经济减少对人力的依赖。陈川仁说:“换挡过程中,我们必须朝一个人手精简的经济发展,继续加快重组以帮新加坡人提高薪水,并(让劳动队伍)保留新加坡人为核心。” 

  新加坡人力部之前已宣布在今年7月全面调高工作准证和S准证的外劳税。昨天公布的新调整则分两个阶段在明年7月和2015年7月生效。 

  以建筑业为例,从现在起至2015年7月,每名持工作准证的外籍员工,外劳税将平均增加160元。不受外劳配额(Man-Year-Entitlement,简称MYE)限制的建筑业基本技能客工的外劳税,将突破1000元大关,从目前的650元上调到1050元。 

  建筑业的外劳配额以建筑工程合约总值计算,配额过去三年来不断削减,今年7月后实施的新配额比2010年少45%。 

  目前,约七成工作准证持有者属于低技能的非熟练工人,雇主得支付较高外劳税。为鼓励雇主雇用高素质的外籍员工以提高生产力,熟练客工的外劳税增幅不大。 

  例如到2015年7月,建筑业在外劳配额限制内雇用熟练技能客工,雇主只须支付300元外劳税,比现在高20元;若雇用基本技能客工,则须支付600元外劳税,比目前高200元。 

  调整外劳比率顶限 

  在外劳比率顶限方面,今年7月开始,服务业的工作准证和S准证外劳比率将各下调五个百分点;海事业从2016年起受影响,本地员工与外籍员工比例将从现在的1比5调整至1比4.5,2018年起进一步调整到1比3.5;建筑业与加工业的外劳比率顶限维持不变。 

  人力部受询时透露,约40%(或1万4000家)服务业公司和21%(或100家)海事业公司将受到此轮外劳比率顶限调整的影响。 

  鉴于持S准证人数快速增长,人力部将进一步调高S准证申请门槛,底薪要求在今年7月从2000元上调到2200元,今后年龄较高和有一定经验的S准证申请者必须满足更高底薪要求。截至去年12月,本地共有14万2400名S准证持有者,人力部预计半数人将受新门槛的影响。 

  新加坡管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云天德博士受访时说,虽然这轮调整对雇主造成压力,但是政府同时推出慷慨的过渡时期三年援助配套,企业应设法利用这些配套。 

  他也观察到,政府此次没有调低建筑业的外劳比率顶限,而是征收更高外劳税。他认为这同新加坡需要大兴土木建造基础设施有关,生产力较低的建筑业者还是能雇用外劳,不过需支付更高费用。 

  新加坡建筑商公会会长何玉荣受访时坦言,建筑业原本希望政府在这次预算案中能“雪中送炭”,结果却“雪上加霜”。 

  他说,外劳税调高会增加公司成本,可能被转嫁给消费者;规模较小的分包商因为资源有限,要在短期内提高生产力并不容易,它们面对的人手问题最终也会影响总承包商。


信息来源:联合早报